當前位置:首頁 ? 資訊 ? 正文

互聯網防騙指南

1681 人參與  2019年05月13日 21:21  分類 : 資訊  點這評論

在輿論情緒化的今天,獨立思考能力異??少F。但對于大多數人來說,獨立進行思考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并不是我們不具有這種能力,而是我們覺得思考那些問題與個人生活利益無關,所以通常懶得思考。

如果吸收過足夠多的信息,不難發現:網上許多觀點都經不起推敲、網上許多大V都在胡說八道、許多專家學者的想法都非常天真爛漫……

雖然我很少寫個人成長類的文章(因為我感覺寫多了容易變雞湯文,想想是不是這樣?),但由于最近沒找到其他選題,所以想走心地聊聊這個話題:如何在互聯網上防止被騙?如何保持相對清醒的頭腦?

1

先想想這樣一個問題:為什么現實中經常會出現這樣一種情況,同樣高知的兩個人,根據同樣的材料,會得出截然相反的觀點?

如果你一時想不到具體的例子,就想想N年前關于“房價有沒有到拐點”的爭論,正反雙方的代表人物都是高知人群,但根據同樣的現實素材,得出了完全不同的觀點,并且討論得相當激烈。

如果剛剛那個例子太久遠,就再想想營銷領域的永恒話題:廣告是科學還是技術?洗腦廣告有沒有用?4A有沒有過時?總有比你聰明的人支持你的觀點,也總有比你聰明的人反對你的觀點。

這類爭論絕大多數出現在人文社科的領域中,比如:經濟、政治、文化、傳播、營銷等。原因不在于做預測的人水平不行或者智商太低,而在于現實過于復雜,蝴蝶效應無處不在,導致未來不可預測。這也導致人文社科類的規律、方法論,一定需要特定的適用條件。

從這個角度來講,人文社科雖然名曰“社會科學”,但與“自然科學”完全不同:無法像數學物理一樣,通過1+1推導出等于2,因為現實中影響因素太多,不可能一個個納入計算。

想想“硬科學”中氣象學的實踐就知道了——天氣預報永遠不會100%準確,因為模型太過復雜。

所以,在人文社科中,觀點是多元化的、流派化的;因此經常能聽到什么芝加哥學派、法蘭克福學派、奧地利學派等,這些觀點與學派的分野,如果往深處說,就是意識形態的分歧了。

這些不同的觀點,在不同的歷史環境下,都能發揮作用;但如果你認為某一種觀點、某一種方法論能夠通吃全局,這種想法是幼稚的。

比如說:廣告要追求創意,或者洗腦廣告根本沒用。

因此,我們要柔軟,不要偏執。

(但這并不是說偏執永遠是弊大于利,“只有偏執狂才能生存”是有道理的,看你把偏執用在什么地方。)

2

前面說到了人文社科的觀點是多元化,且擁有特定適用范圍和適用條件的。

這也意味著:人文社科中的觀點是能夠被輕易被同時證明及證偽,但這些證明和證偽大多并沒有太大意義。

在我看來,原因至少有兩方面:第一是幸存者偏差,第二是對照實驗條件。

第一,幸存者偏差大家都比較熟悉了,就是你所看到的現象,是已經被自然篩選過的現象。

比如:“創意型廣告能夠提升商品銷量”這個命題,你可以舉出各種案例來證明觀點的正確性,那是因為被你看到的案例,已經通過結果篩選出來了,是一種幸存者偏差的狀態。

你在證明時應該多想想,是不是有大量創意型廣告不能提升商品銷量,從而被你忽略了。

其實也就是說我們要有逆向思維,懂得舉反例;這樣你會發現在人文社科中,沒有一種觀點是絕對的。

第二,對照實驗是證明一個觀點、總結規律常用的手法,但由于人文社科的特殊性,對照實驗幾乎無法完美展開。

理科生通常會有些生物學思維,這里的生物學思維不是指大佬們常說的什么進化論之類的,而是指對照實驗思維。上中學生物實驗課的時候我們能知道,有意義的對照實驗是需要單一變量的,否則你不知道實驗結果是由哪一個變量決定的。

但在人文社科中,不可能具有單一變量的對照實驗,一方面是因為影響因素太多,而且具有蝴蝶效應,另一方面是因為歷史具有不可復制性,歷史無法重來,環境無法復制。

因此,我們經??梢园l現一些看上去經過科學實驗的心理學結論,最后被發現并非普遍適用(甚至根本就不對)。因為心理學的實驗環境,和真實的現實環境是不一樣的,人的表現也可能大不相同。

上面可能說的有點抽象,舉個具體的例子。關注營銷的朋友應該都知道可口可樂早年間推出“新可樂”的失敗,許多人會把原因歸結到可口可樂的精神內涵、口味的時代記憶等原因。

但其實“新可樂”失敗的原因還在于:“新可樂”這個產品本身就是失敗的。

“新可樂”在用戶盲測的階段,評價比百事可樂要好,這給了可口可樂信心。但事實上,后來發現,盲測時用戶只需要嘗一點點可樂進行口味對比,而現實中用戶需要喝一整罐可樂?!靶驴蓸贰钡目谖对谏倭繃L試后更受歡迎,但在喝一整罐的時候,確會讓用戶覺得膩,因此用戶根本不喜歡“新可樂”的口味。

在這個可樂口味的盲測實驗中,與現實情況對比,至少有兩個變量:可樂的口味和可樂的容量,因此實驗的結論也“僅供參考”——這也是勸告大家不要太迷信數字的原因,因為你很難搞清楚數字的來源是不是“科學”的。

可能有些朋友會說:那當時盲測的時候,用同樣容量的可樂測不就行了?

事實上,變量之多以至于我們永遠無法窮舉,你不知道還有有哪些你沒注意到的變量真正在干擾實驗。退一萬步說,盲測這件事就有天然缺陷,飲用的先后順序、樣本是否典型這些干擾都是無法避免的。

(據我個人生活觀察,理科生可能更容易理解這點,當然還有法學等有過一定邏輯訓練的人)

綜上所述(完了,已經有做數學證明題的趕腳),人文社科的結論天然就是不嚴謹的。

再舉一個最近比較受討論的一個例子,想要通過數據證明粗暴型廣告對效果不好,這幾乎證明不出來——因為所有的數據證明都有兩點邏輯缺陷:

第一,你能證明的只是某一支粗暴型廣告效果不佳,而很難由點及面,證明所有粗暴型廣告效果不好(萬一更粗暴一點,效果又好了呢?);

第二,你其實連第一點都無法證明,因為你無法證明用不粗暴的廣告(比如說“創意型廣告”)的效果更好,時間一去不復返,歷史無法再來第二次給我們驗證;

因此,我們要理性,不要盲目。

3

在情緒化的場景下,許多人欠缺邏輯思考,這不是人的問題,而是環境的影響。

想想下面這個廣告說辭:


我們所賣的A牌洗衣粉比普通的洗衣粉含有更多的潔凈因子X,因此我們能更快地清潔污漬。

如果粗略看一下,這個廣告似乎很可信。廣告邏輯也很簡單:我們的品牌比其他品牌有更多有效成分,得出我們品牌更有效的結論——但這很可能都是廣告文案們的詭計,在邏輯上經不起推敲和分析。

至少兩個漏洞:

首先,A牌洗衣粉和其他品牌的洗衣粉是否只有潔凈因子X含量的差別?

(即是否是單一變量,顯然,正常情況下不會是)

其次,是否在其他條件不變的情況下,越多的潔凈因子X就能更快地清潔污漬?

(即是不是有效成分越多就越好,也很顯然,通常情況下不是,而且太多有效成分可能會有副作用)

這類廣告慣用的手法就是:告訴你條件和結論,但不告訴你條件和結論之間的邏輯關系。

在沖動型消費下,我們不太會深入思考這些問題;當然也有可能是:這個品牌確實值得信賴,因此我們可以相信它的廣告說辭。

當然,品牌的出現能夠解決一些這類信任問題,而不必讓每個人的日常生活都那么累——畢竟太理性的思考,生活的效率是會大大降低的,我們只需要去平衡。小事不用太嚴謹,但是大事還是要深思熟慮一下。

因此,我們要平衡,不要極端。

4

曾經有朋友跟我討論過,對于一個決策而言,是否是掌握的信息越多越好,知道的越多,越能幫助有效決策?我說不是。

假設你閉著眼在一個平地上往一個方向一直走,你會越走越遠嗎?

通常人可能認為是,但事實上不是——因為你會走成一個圈。這個圈不是說你繞地球一圈走了一個圈回到原點了(我不舉這種無聊的腦筋急轉彎的例子),而是你雙腿步伐之間存在細小誤差,走著走著就變成了一個大圓圈,這個現象俗稱“鬼打墻”。

決策也是如此,你接收信息的渠道,決定了所接收信息的質量,而人很難臨時改變他的信息接收渠道。

比如說,A黨派家庭的孩子更容易成為A黨派成員(而不是隨機),因為他接受的相關信息越多,越會覺得A黨派好,他的家庭(渠道)給他過濾了一層信息。

不是信息的數量,決定決策的質量;而是獲取信息的渠道,決定了決策質量。

掌握的信息越多,并不意味著有效信息越多,我們需要不斷學會辨別信號與噪聲。

簡單來說,信號就是指真正有意義的信息,但數量少;噪聲就是沒啥價值的信息,你掌握得越多,說不定對你的人生決策越有害。所以我們在聽信一些網絡消息、大V言論時,我們最好需要知道,哪些是信號,哪些是噪聲。

思考本質、搞清楚目的和手段的區別,是目前我覺得分辨信號與噪聲的比較有效的方法(可惜好像很難進一步說清楚)。商業行為,你就思考商業本質、目標、手段;道德行為,你就思考道德本質、目標、手段。

對于許多大V、自媒體(包括我,但我不是V)而言,寫點字說說話是很容易的,因為總體來說不擔太多風險(風險不對稱),但通常過段時間會發現有些看法膚淺至極,根本不了解事情的本質,不過這也是正?,F象。

因此,我們要信號,不要噪聲。

5

據我主觀觀察,網絡上的信息,說實話可信度比較低,經??吹揭恍皩<覍W者”說著一些“偽科學”還振振有詞,要不是有些領域我是真的有研究過,否則一下就被帶偏了。

當然,“被忽悠”也是每個人在認知升級中必經的一個階段。

來源:紫菜頭網賺博客(微信/QQ號:779178376),轉載請保留出處和鏈接!

本文鏈接:http://www.097357.live/post/1708.html

本文標簽:騙術揭秘  

<< 上一篇 下一篇 >>

  • 評論(1)
  • 贊助本站

◎歡迎參與討論,請在這里發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觀點。

紫菜頭網賺公眾平臺

image

我是廣告

    文字廣告位

網賺博客 | 網絡營銷 |

福彩开奖期2017058